导航菜单

泡沫|想念停不下来的时候,我用文字来表达~

  文:泡沫

  妈妈在一个月前永远离开了我,也与折磨了她近两年的病痛永远告别。

  决心把这段历程写下来,因为文字是我整理情感和自我疗愈的最好方式,想用文字给过去的痛苦画上一个句号,开始新生活。

  更是因为我在过去这么多年里,从书籍、平台、别人的故事中获得了面对生死的巨大勇气,希望通过自己的故事,把这种勇气与力量传递下去,更希望你对父母多送去一份真切的关怀。

  『感恩所有的相遇,是你们给我力量,让我明白坚持的定义,感谢那些在我生命灰暗时刻陪伴我的书籍、电台、公众号,是你们让我知道生命原来可以这样。还有很多很多,原来我不能一一表白,我爱你们~么么哒』

  2017年6月中旬,我接到姐姐打来的电话,说:母亲生病住院了,医生说挺危险的,话也说不清楚了,走路也要人扶,有空回来一趟吧 !

  9962441-b0124edcf5c95540.jpg

  17年的记录

  我不记得当时回了什么,只记得挂完电话的我整个人都在颤抖,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流。后来接连打了几个电话给姐姐,询问母亲的状况,实在过于挂念,决定请假回家。

  第二天一早,我带着紧张的心情回家了。在路上,我想象着见到的那一刻我会如何;想象着母亲生病的模样;想像着母亲真的如何了,我该怎么办?想到这里,眼角的泪水又挂了下来。

  随着越来越接近医院,我的紧张感貌似又加重了,胸口好像塞了一团棉花,透不过气;腿上好像绑了千斤的石头,挪不开步。最终还是走到医院,走到了有母亲的房间,我假装冷静地叫了姐姐和母亲,母亲看见我有点激动。我连忙走过去靠近她一点,抓紧她的手,清楚的看见母亲有两行泪水挂下;我又弯下身子,紧紧地紧紧地抱住母亲,生怕在我松手的那一刻,母亲会消失。我怀里的母亲开始抽泣, 喃喃自语在我耳边说了什么,可惜当时我没有听懂。

  陪伴了半天的时间,我就坐车回家了,把母亲留给了姐姐们照顾。

  回来后的我处于崩溃状态,不想跟任何人说话,也提不起精神,每天都是在眼泪中度过,上班哭,下班哭,睡觉哭,只要想到就会哭·······

  6月底,儿子中考结束后,带儿子再次回家陪伴了母亲一次,跨进家的第一个举动就是去抱抱母亲,然后在家的四天,陪着吃饭,睡觉,唠嗑,推她出去玩,尽其所能的做一些我能够做到的事。

  但终究我有我的家,不能长期陪伴,四天后我又带儿子回来了,在走的时候母亲掉着眼泪跟我道别,还说很多让我不要挂念的话。心碎了一地,可是我还是装着坚强对母亲说 : 过几天我再回来看你。

  儿子上学的事让我焦头烂额。一天晚上,姐姐给我打来电话,说: 今天母亲交代她一些事,假如她以后不在了,让我要对你好一点,她说你过得太苦、太累了,背负了太多的东西。而你现在越过越好,让我要照顾好你,她最不放心的就是你,说你的孩子又小。

  我们姐妹俩当时边说边捧着手机嚎啕大哭。

  9962441-00596328ef973479.jpg

  17年的记录

  也因母亲的这段话,让我知道,我只有让自己活好,才是对她老人家的最大宽慰。这不仅仅是母亲对我活好的厚望,应该是每个父母对子女都寄有这样厚望,包括我对我儿。

  从那以后,我开始振作精神,努力上班,努力做自己喜欢的事,努力让自己活出好的状态来。

  7月我又回家探望母亲,母亲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问 : 你啥时候回去,今天在这里陪我吗? 我说 : 当然,我陪你一天然后再回家好不好? 母亲听我说陪她才会露一点笑容。(后面两年的时间我只要回去,母亲都会问,你啥时候回,你住在这里吗? 你为什么不多陪陪我?)

  我做着一些之前的事,陪着聊天,母亲会说很多丧气话,比如死。我掩盖着心里的难过对她说 : 哪这么容易,咱好了后还去常州玩。其实在2010年母亲回家后,都没有再来过我家。

  母亲带着淡淡的忧伤说 : 不会再去了,丫头,以后都不会再去了。

  我强撑一点笑容对她说:不会的,会去的哈,我叫车子来接你。我知道我这是在安慰母亲。

  现在,我突然明白,假装是装不了的,母亲应该从她回来后就知道不会来常州了吧。而我却每次回去都对她说一些这样的谎言。

  陪伴的时间总是会显得很短,匆匆而来,第二天匆匆又走,走的时候母亲依旧会说着一些让我不要挂念的话,我知道,她是希望我陪着她,多来探望她。

  9962441-0e7fc146b62434c8.jpg

  17年的记录

  九月底带着儿子一起回家探望了母亲,母亲看见儿子的时候哭了,我让儿子抱抱她外婆,母亲跟我说了些家长理短,我静静地坐在边上听着,宽慰着她的心,我感觉到母亲的心里压力太大了,我让她放轻松。(我现在明白,不是我说放轻松就能放轻松的,我根本没有真正地去理解她。)

  突然母亲跟我说 : 小丫头,我想吃牛肉。

  我说 : 好的,我去给你买。

  母亲说 : 少买点好了,我慢慢吃。

  当母亲跟我说想吃牛肉的时候,我就心痛不已,假如她好好地会这样,想吃自己就可以买,而现在她却要等到我回来才跟我说。

  我带着儿子到街上的熟菜店给她买回了牛肉,回来后一块一块给她拿着吃,看着母亲吃牛肉的那份满足,我也感受到一份满足,更明白其实父母对子女的要求并不高。

  吃了一点后,我说要不留点待会吃,母亲像个孩子似的,说 : 我还想吃的。

  我调侃她说 : 咦,刚刚谁说让少买点,现在却这么贪吃? 要不再去买点?

  母亲笑眯眯地说 : 不要不要啦 !

  吃完牛肉,帮助母亲整理来一下,跟母亲说要走了, 母亲说 : 那你下次什么时候回来 ?

  我说 : 会很快哦,你要听话哈。

  站起来,抱抱她我就出门, 以前母亲会送我到车站,后来送到村口的桥上,再后来站在大姐家的屋后,再就到现在这样,我只能默默地一个人走。

  再回去的路上,想到躺床上的母亲,有着太多的不舍,可是又特别无奈。

  回来后还是会日常的想念,心态上转变了很多,我也回归到正常的上班角色。

  晚上姐姐在就会打个电话,要不就视频看看母亲,母亲跟我说的最多的就是: 照顾好自己。我说的最多的是: 你要好好听话,回去给你买好吃的。

  天气开始渐渐转凉,我中间回去几次,18年的过年下了场大雪,我好像是年后带着儿子一起回去,我俩还把母亲折腾到轮椅上,推她在外面溜达了一圈,到桥上的时候还给拍了几张照片。

  9962441-8995f899c387a4ae.jpg

  17年的记录

  母亲那时的笑容越来越少,我有时会想办法逗她笑。假装跟儿子说: 把外婆推到河里去吧,省得妈妈来回跑。儿子说: 哎呀,你怎么这么不孝顺,外婆,你打她。

  母亲会说: 嗯,还是我外孙好,我们不要理她。

  我就会耍赖地说: 啊,不理我啊,我会伤心的。

  母亲就会露出淡淡地一丝笑容,这种笑容让我感到满足。

  带着这样一份满足,我回来后,忙上班,忙学习,18年的5月还去徒步了沙漠,(60公里2.5天)在徒步沙漠过程中,我体会到那种生不如死的而感觉,但我都咬牙过去了,在最后我对自己说: 泡沫,你把沙漠征服了,你还怕什么。

  确实,我做到了,特别对待母亲的这件事,我看淡了很多,生死由天,而我做好女儿的分内事,不留有遗憾。

  5月的下半月,我回去探望了母亲,跟母亲分享了沙漠徒步的事,母亲听着津津有味,对我说: 要照顾好自己和孩子,我点点头。

  晚上陪睡的时候,母亲一夜叫了N次翻身,几乎一夜都不怎么能睡着,你想谁,她叫,你再想睡,她继续叫,叫的烦起来,我会说 :不许叫了哈,再叫的话我要生气了。靠近她摸摸她的脸又说: 要听话的呀 ! 俨然有点像对待孩子一般。

  母亲眨巴着眼睛看着我,那模样让人心疼。

  母亲有时还会说: 你抱抱我好不好。后来这个抱抱不要母亲说,每次回去都会抱她好几次,让她真切感受到来自女儿的力量。

  坐车,回去,坐车,回来········在母亲生病期间一直这样循环着,整个人拖得还是很疲惫,有时会想回家又怕回家的感觉。

  9962441-f5a1ade265c297d6.jpg

  17年的记录

  晃晃悠悠走过2018年,到2019年,母亲的身体就更不行了,吃东西也没以前吃的多,四月的时候身上开始出现褥疮,这个褥疮一扩散就很大。姐姐拍了母亲的视频给我看,看着母亲的模样心痛到不行。

  四月底我回家陪伴了母亲一趟,我没有去看那个树洞一样的褥疮,母亲要求坐起来,我把她扶住。

  那时,母亲自己已经坐不稳了,话也说不清楚,才一个半月没见变化好大。我搂着母亲给她拍几张照片,看着手机里的母亲,我眼泪鼻涕都混到一起,那是一份深深的愧疚。

  带着这份愧疚我在那里陪伴了她几天,每天都是坐在她边上,看着她,有时我没有看她,母亲还会拉我一下,你看我一下,哈哈,被她这句话逗乐,我很认真的回答她 :好的,我看着你。

  那次在那里,我给母亲买了护理床,买了很多治疗褥疮的药,看似涂上去好点,可耐其结果惨不忍睹。

  待了几天,我回去待了一段时间,五月底又回去一趟,那时候我就对回去有点恐惧,怕看到,怕离别,怕母亲不小心消失,本以为我可以接受,可是,当这满满靠近时,我才知道我接受不了。

  6月20日到7月10日我连续回去四次,母亲瘦的跟刀片似的,身上的褥疮有一个可以塞进一节手指头,根本看不下去。

  每次回去,姐姐都会跟母亲说: 你家小丫头回来了,你看看她呀,我就走到她边上去抱着她,抬头之际,母亲的眼角就会滑下两行泪水,这是对我的不舍,不舍呀。

  有时还抓着我的手不放,让我别走,让我抱着她,可是这一切在我七月八号回去,再回来就结束了,8号回去,母亲滴水不进,一直在睡觉中度过,叫她会睁开眼睛看看,想翻身用手竖着跟我们摇摇。

  9962441-d2d895424e50f30a.jpg

  17年的记录

  我不知道母亲那时身体会不会痛,我体会不到,也帮不了她,她也不会说,从她的脸部表情,我想肯定很痛很痛,这样一份痛为什么要折磨着83的老人呢,不能让她安静离去吗?

  也许就是各有各命,坐在母亲边上,我想到了父亲,父亲那时脑溢血,还没来得及和我们说再见就走了。如今却让母亲受如此大的痛。

  我又回顾和母亲的点滴,想她包的馄饨,粽子,想她在我们家待着的时候···· 想和她吵架,她说不想理我,想她和我说过得故事,想她在我生病的时候,对我的照顾,想她对我的不舍,这一切都会消散。

  7月9日,看母亲还可以,我就回家上班,晚上跟姐姐们视频了一下,看了母亲的样子。

  那一夜不知怎么一直不能很好入睡,三点多姐姐给我电话,让我天亮后回来,不要上班,我轻轻地回应说:好的。

  挂完电话的我久久不能入睡,四点就起床了,想看会书,也看不进去,想记录晨记也没有想法,索性在家搞卫生吧,于是乎,一个女人在凌晨四点多在家搞卫生,想让忙碌盖掉她的焦躁和想念。

朋友圈,母亲仙逝,天堂没有痛苦。

  是啊,天堂再也不会有病痛折磨着她。

  我收拾了一下,叫了一辆车就往会赶,看着车窗外,我无声的哭泣,好了,以后我再也看不见我的母亲了。

  9962441-50672638e9971972.jpg

  17年的记录

  三天丧事办着很快,在母亲火化那天,我拖住装母亲的车子不肯放,可是,我拖得住吗?我拖不住了,送母亲到山上的时候,我跟父亲说: 你要来接母亲,你们要相互照顾。

  这里不想说太多了,这个文字只是我最后留下的念想。

  在母亲做三七的时候,我摸着坟头久久挪不开步伐,我有太多对你的想念······

  你知道吗,我每天会看你的照片,每天会看,每天会想,同时我也会好好做事,成为你不挂念的小女儿······

  最后,我想感谢你,我的妈妈,感谢你41岁时还选择生我,给我生命;感谢你没有狠心把我送走;感谢你把我养大,感谢你对我的牵挂,我会带着你给我的爱去努力活着,活出自己想要的模样,请你跟爸爸放心。

  整个记录并不是特别完整,就是想把过程写下来,只有文字可以还原,所以我想让她变为永恒,变成我念想的永恒,我要把这份念想变成快乐想念,我会快乐地去想你。

  也希望有幸看到你,假如父母健在,请多多的给予陪伴,陪伴比一切物质都来得有价值。

  9962441-4b800a669ce32b9b.jpg

  我和母亲

达到当天最大量